奶黄酱肉包

(ಡωಡ)hiahiahia

对啊,你把我骂的那么惨,我还敢说什么呢

心脏疼,睡不着

最近老做一些奇怪的梦。
在梦里和一堆人厮杀,我扯掉了对方的脸皮,他抓伤了我的手臂,最后他倒在血泊中,我抬起头,发现手上的抓痕变成了曾经的伤疤,场景转到校园,我被数千人围着举上到主席台绞死。
之后画面定格。